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

  【意思】我将思念你的愁苦之心寄 付明月,愿它随风一直吹到你所在的夜 郎的西边。风:一作“君”。夜郎西:这 里的夜郎是指唐代的夜郎县,即今湖南 省沅陵县,不是指位于今贵州省桐梓县 的古夜郎国。王昌龄所在的龙标,位于 夜郎的西南面,即湖南省原黔阳县(今 已和原怀化市洪江区合并为洪江市)。

  【用法例释】用以表达对故乡、亲人 的思念之情或向远方亲人倾诉衷肠的 愿望。[例]同样,我也不知道,此时此 刻,我的家人们却在干些什么? 我悄悄 地捏紧了牢牢抓在我手中的袋子。我 真愿它是一只真正的魔袋,请它不但给 我、也给我的儿子、家人以好运,还有我 的国家以好运。就在那个中秋,我似乎 才真正理解了我在大学时代似懂非懂 的一句诗: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 夜郎西。(黄小玲《在新加坡过节》)

  【鉴赏1】 我把一片愁心寄给天上的明月,让它随着风 一直到那遥远的夜郎西边。李白听说王昌龄被贬到龙标,内心颇为好友担心,想要对他诉说自己的深切关怀,于是要求明月做信差,代为转达自己的一片心意。古人以右为贵,以左为贱。“左迁” 代表贬官,降级; “右迁” 代表升官、升级。龙标: 在今湖南省。夜郎: 汉代南方的一个小国,在今贵州省西部。这里是以夜郎代表遥远的西南方。原诗的想像丰富,感情真挚,脍炙人口。后人常引用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两句诗,来表达对远方挚友的慰问之意。

  【鉴赏2】我把为友人忧愁的心寄托于明月,随着风,跟从着你,一直到 在夜郎附近的龙标。当时王昌龄被贬龙标尉,李白听说后,写此诗寄之。 诗中所指夜郎,是指位于今湖南省沅陵县的夜郎县。不管人与人相隔多 远,总是共享一轮明月。正因为如此,诗人才通过想象,赋予了明月以生 命,使之人格化,将自己对朋友的怀念和同情,借明月传达给友人。诗歌 情意深挚,缠绵悱恻。后人常用此句表现对友人的挂念之情。

  【注释】①王昌龄:唐著名诗人,当时被贬为龙标尉。龙标,唐县名,在今湖南黔阳 县境。左迁:贬官。②子规:即杜鹃。《十三州志》载:“当七国称王,独杜宇称帝于蜀, 望帝使鳖冷凿巫山治水有功,望帝自以德薄,乃委国禅鳖冷,号曰开明,遂自亡去, 化为子规。”子规是悲愁凄苦的象征。③五溪:包括雄溪、蒲溪、酉溪、沅溪、辰溪,均在 湖南西部迁谪僻远之地。④夜郎:唐县名,在今湖南新晃侗族自治县境。

  以绝句驰名后世的王昌龄与李白生活在同一时代,他们不仅是齐名的诗人,而且是关系很好的朋友。这首诗,便是李白听到王昌龄左迁(降职外迁)龙标(今湖南首黔阳县)尉时从远方寄给他的,诗中充满了对朋友的关心和同情。

  首二句在点明时令与事件的同时,烘托出萧瑟、凄凉的气氛,寓有深深的离愁别恨。“杨花落尽”,时已暮春;“子规啼”,则是由暮春进入初夏的标志。子规又名杜鹃,据说这种鸟直到口中吐血仍然悲鸣不已。在这里,子规凄切的叫声与委积满地的残败杨花,从听觉到视觉,构成了一幅令人肠断的凄凉场面,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诗人“闻道龙标过五溪”。“五溪”(今湖南省西南部),在唐代尚属未开化的落后地区,给人的印象是荒凉、僻陋。试想:被贬之人过此荒僻之地,该是何等的惨痛!而作为被贬者的好友,听到这样一个消息,又恰逢“杨花落尽子规啼”的时令,怎能不愁绪绵绵、伤感无限呢?“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两句,情深意切,而又非一泻无馀。本来是听到朋友左迁的消息,才生出了无限愁绪,就该将此心境直接向对方剖白,但诗人却偏偏要寄与明月,这就多了一层曲折;明月本为无情之物,但诗人却想象它充满了柔情,并托这有情之月传递情意,这就又多了一层曲折;愁心既托明月,便可因明月的西移与千里之外的友人通此一点心灵,但诗人还嫌太慢,因而要借助风力的推动,让明月尽快地将自己的愁意带到友人那里,曲折中更见曲折。当然,作者在这里也并非一味婉转含蓄,而是婉转中有直陈,含蓄中见明快,仅仅十四个字,将作者思友之切表露无遗。【鉴赏2】

  王昌龄与李白同负诗名,因生活小节问题而被贬南方蛮荒之地为龙标县尉。李白听到此消息后,写下这首充满同情和关切的诗篇遥寄于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首句写景兼点时令。景物中独取漂泊无定的杨花和叫着 “不如归去” 的子规,即含有飘零之感、离别之恨在内,切合当时情事,也就融情入景。

  首句已景中见情,次句便直叙其事。“闻道”表示听说之后的惊诧、惋惜;“过五溪”表示迁谪之荒远,道路之艰难。首联未作悲痛之语,而悲痛之情自见。

  第三句写诗人与王昌龄人隔两地,难以相从,而月照中天,千里可共,所以要将自己的愁心寄与明月。末句写明月之光将我的愁心漂送到夜郎以西的龙标,与你一起发愁吧。尾联两句一气相贯,抒情味十足。其意境与张若虚 《春江花月夜》 中的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相同。

  全诗含三层意思: 一是说在悲花伤春、子规催归的季节,你却要爬险山、涉恶水地远谪蛮荒之地,我心中充满了愁思,无可告诉,无人理解,只有将这种愁心托之于明月; 二是说惟有明月能分照两地,自己和朋友都能够看见她;三是说只有依靠明月之光才能将愁心及时寄与,此外别无他法。通过诗人丰富的想象和诗意的多层表达,本来无知无情的明月竟变成了一个了解自己,富于同情心的知心人,她能够而且愿意接受自己的要求,将自己对朋友的怀念和同情带到遥远的夜郎之西,交给那不幸的被贬之人。

  这种将自我的感情赋予客观事物,使之同样具有感情,也就使之人格化,乃是形象思维所形成的巨大的特点之一和优点之一。本诗就是用这种特点和优点来表达强烈的感情,并获得预期效果的典型范例。

上一篇:石壕吏_诗词_百度汉语

下一篇:“随风”怎及“随君”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