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这个古国被冤枉了两千多年

  汉民族原本生活的区域仅限于今天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一带,先有吴越楚等国开发南方,后有秦一统六合开发百越,待到汉朝武帝继位之后凿空西域,南定岭南,东征闽越,北伐匈奴,开辟辽东,,至此奠定了强汉一统华夏文明圈的局面,而这份疆域也成为了之后中国历代王朝的标准“模板”,在这次“筚路蓝缕”开创基业的过程中却出现了很多中原王朝从未听说过的小国,他们或早已湮没在历史的风尘之中,或早已融入汉民族,可下面这个国家却是个例外,他的名字直到今天还被经常使用,它就是夜郎国,“夜郎自大”这个成语至今仍被比喻骄傲无知的肤浅自负或自大行为,可综合当时的历史情境来看,夜郎并不是自大,夜郎国其实是被“冤枉”了

  夜郎国的故事始见于《史记》,汉武帝开发西南后想打通到身毒(印度)的通道,派遣使节先到滇国,滇王问汉使节“汉孰与我大”,然而滇国却无法通往身毒,于是在汉使回国长安过程中又途径夜郎国,夜郎王也发出了同样的问题。于是在这段故事逐渐流传开之后,夜郎国就变成了狂悖自大的代言词,两千多年一直沿用至今。

  周之季世,楚顷襄王遣将军庄蹻溯沅水,出且兰,以伐夜郎,植牂柯系舡于且兰。既克夜郎,秦夺楚黔中地,无路得归,遂留王之,号为庄王。

  说的是早在战国时期,楚国的军队就已经击败了夜郎国,虽然与中原有着较早的接触可是直到西汉年间,内地百姓仍然对夜郎古国一无所知。直到两千年后的今天,夜郎古国的民族组成,社会形态,国家疆域与存在时间仍是史学界急需解决的难题。相比古滇国和哀牢,夜郎仍是一个神秘古国。

  两年年来,夜郎成为自大,狂妄的代名词。面对这样的不白之冤,夜郎其实“有话要说”。‘汉孰与我大’更多的是被人们错误的理解为向汉朝叫板,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首先夜郎所处的西南地区交通闭塞,信息传递非常困难!问汉朝和夜郎谁大,是对外部世界好奇的正常反应,而非叫板。其次,夜郎作为一个有着部落联盟性质的国家也确实比较强大,在西南地区算是一方很有实力的国度。总结来看,夜郎王问汉朝使节夜郎和汉朝谁更大,不仅没有自大的意思,反而显现了夜郎国极为闭塞落后的现实状况。

  西汉成帝年间,末代夜郎王兴裹挟二十二部叛乱,最后被汉牂柯太守陈立所灭,从此部众零散,只在浩如烟海的史籍中零星可见他们的记载,有趣的是作为一个曾经雄霸一方的地区势力反而以成语的方式流传下来,“夜郎自大”也不知是福是祸

上一篇:“随风”怎及“随君”妙

下一篇:随君直到夜郎西】